时光,不过是洋洋洒洒一路流浪。一如岁月中的我,潇潇洒洒,不过是掩盖凄凉。撩红尘万丈,寄一世相思。
  
  似一夜低吟,便消磨了千百年的等待。纵使 寂寞 也恰逢,一万个借口,总有一个是我能为你唱罢一曲的理由。若是不爱,何苦凉夜独萧索,辗转几轮春秋。花一样的 青春 ,似乎不该在踌躇中度过,既然放不开爱恨的枷锁,那爱便是爱了,恨也便是恨了。圣人难当,僧人难做,崭不断世俗,所以供养了几番红尘情怀。泼墨的年华里,除了当初那份最原始的悸动,也不敢有太多奢求。
  
  习惯品一杯清茶,在凉得发灰的秋晨,在冷得发白的冬日午后。仿佛荡漾着爱恨情仇的清 色 茶雾,也多了几分飘渺的虚幻。唯有秋冬,许是因为有些凄清的韵味,那份依赖便如漫天落叶或飞 雪 笼罩了整个世界,不骄不躁,却依旧粘人。尤其像是南方的雪,如冰冷凝却也若水温柔。正如轮回中的我们,那般无奈却也有过痴缠。一万次的回眸,终换来与你一次的热情相拥,若再回首,红尘中你是否还会与我重逢?
  
  每 一个人 生的站台,都演绎着悲伤千万种。惆怅如雨密,却道是别离。知否?红尘一季虚无,却已是白雪横贯天地。不怕你消失,只恐现实不存,我心中你却犹在。我心没有了不舍,谁哭谁笑又于我何碍?只是注定逃不过的红尘,你若在,心就在。
  
  春意阑珊,桃花开又落,我为你在懵懂粉色的年代,哼一曲爱恋的青涩;夏情火热,荷塘也露几许容颜娇羞,我为你在最真的凡世里,高歌一曲滚滚红尘。秋心微颤,只想低吟无奈的情非得已,冬来已寒,浅唱过往兮兮。红尘是否注定,如梦似幻的空灵歌声却是我对你最深的眷恋,逃不过,那么随遇而安。
  
  红尘万丈,我为你踏歌而行。
  
  不管悲剧是否注定。
  
  今世无缘。
  
  可否,许我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