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相信,世间应该有这样的一种大爱,绝对的宽容、绝对的真挚、绝对的无怨和绝对的美丽。假如我能有幸这样的爱,那么,就让我的诗来作它的证明。假如在世间实在无法找到这样的爱,那么,就让它永远地存在我的诗里,我的心中,,,,,,,
  
  题记
  
  南方没有冬风萧瑟,静静迈步在冬天的慢调中,拨开安静而又平淡的思绪,沿着岁月的门扉轻挑开昨日的 故事 。拾起一杆朱笔,描绘着韶华在故事里作别,感受着霜风吹落枝头的娇叶,吹散娇艳的花瓣,宁静地静躺在尘面,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凄美了这一季的故事。
  
  岁月静好,时光安然,在静默中摇开一蕊幽香,阵阵扑鼻而来,闭目轻嗅,清爽的气息默默地铺展着泛黄的宣纸,似乎在无意间 思念 的灵魂光顾了心的茅庐,飘忽了青涩的身影,那些走过的路程点点滴滴的跃上我的眉间,轻皱了额头,却舒展了嘴角,那些沙漏般的时光,总在沉默的不经意间渐渐流失,然而伤痕却不愿褪去。
  
  前二日刚立冬,秋美的景,被几片花瓣打破了心境,它随着 时间 的流逝,耗尽了生命,无奈的凋零,被风带到不知名的地点,却还要被无情的践踏,让我不知不觉陷入一片茫然中,读取光阴荏苒,沉思在荒芜的落寞中,就这样感慨万千。林阶冷叶堪比往日多了少许,苍凉,萧瑟,但说寒不免有点过。心中总觉这个季节不属于我。
  
  车间小忙,心神总觉那里都不如往日妥安。下得班来,静谧的房间响起老婆手机铃声,声音不长大,午间休息时显得格外刺耳。老婆听电话语气由自然转为激动,我在一旁也听了所以然,紧张气氛不再那么安静,还没等老婆挂电话我就也下了三楼,儿子你可千万别有什么事啊,满脑子凌乱,不敢轻触神经想象。儿子是单传,就算是轻伤害也请神灵护让为父代之受过呀。
  
  赶到医院时,对方妈妈早已在儿子身边,我望着儿子的伤口足有三公分长,伤在儿身痛在父,男子汉也有落泪的时候啊!
  
  缘于, 老师 与对方家长在,也只好压下自己的痛楚。
  
  回家后,整宿无睡,生怕儿有什么不适。好不易天亮了,又与对方家和老师去给儿子cT,一直陪着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还好没大碍,我是个有怪癖的人,儿女有一点疤痕我都很在意,过不去心里的纠结,也许是太爱儿子了吧!
  
  临别时,才注意对方家长,一位平凡而又美丽的妈妈,无论外形,心灵都是那么的贤良。给了儿子五百元补偿,儿子接的,我是回来才看的。本来想随便三二百就可以了,人家硬是大度又大方。这个人情我定应该还的,感谢世间还有爱,感谢世间还有暖。两个小孩的无心之过总算是划上完美句号,小孩是无罪的,愿他们 健康 成长,多智多福吧!
  
  岁月如刀风似剑,秋 色 无霜绿叶衬。
  
  南国十月比三月。 人间 真情永不变。
  
  635988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