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只一次听人提及,说三国时的诸葛亮死时能够预知身后三百年的事。
  
  胡扯!
  
  我不信事前诸葛亮,只信事后诸葛亮。
  
  我也不只一次听人苦劝, 人生 要有目标,要列计划。
  
  这劝告虽有理,但我不信劝我的人,因为当我憧憬梦想并愿为此付诸一切的时候,他却说我脱离现实。而目标,或计划,不就是要让不现实变成现实吗?
  
  但现今我才逐渐明白,过多的计划,不过只是画蛇添足的杞人忧天而已,完全与纸上谈兵无异。世事变幻无常,计划常跟不上变化。人最需要的是灵活性,而不是原则。
  
  当我们正欲穿过马路的时候,如果有位疯子不顾红灯驾车闯入人行道,那我们应该是本能的避让呢?还是径直地按着交通信号指示穿过人行道呢?
  
  若我们在遵守交通规则的前提下,径直地穿过人行道,而那个疯子开车撞到了我们,我们当然有足够的理可以起诉他,叫他赔偿。
  
  但如果是撞死了呢?
  
  可见,坚守原则不如灵活变通。
  
  未来是琢磨不透的,有卫星监测的天气预报况且常因不准而遭至诟病,更不要说一厢情愿地想象时局能够按自己的心愿一路发展了。
  
  就拿我现在的工作来说,由于我此前没有向老板表达过离职的想法,因此他在做某个计划的时候,会把我作为计划的实施者而安排好了具体的工作,但我却有可能毫无前奏地在明天提出离职,老板的计划也由此全盘打乱。
  
  以前我也想过在N年N月的时候买房,并一直去关注定居在城市中何处的问题,以及房价的趋势,和思索室内的装修与布置,但N年N月过去了,我仍然在租着房子,由此再多的计划,也只能是劳我的民,伤我的财,就像一位垂钓爱好者在湖边钓了大半天,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像湖的东西不过只是一场暴雨之后临时形成的,而不可能有任何鱼一样。
  
  计划只有部分是能够如期成真的,这也意味着我们为了计划而付出的辛勤,多半是没有用的,只能够让我们为了实现这些计划而变得神经兮兮的。当初刚制订完毕的时候,我们兴高采烈,对梦想无限憧憬,就如同一个彩票控在不停的想象,如果自己某天中了个500万,该如何使用,并常为此而经常失眠一样。
  
  能够中500万的人,不及买彩票的百万分之一,因此绝不大数的人,犯了空幻想的错误。能够中固然好,但不要因为这种滑稽的想象,而考虑若自己中了,该去哪里买房,该买什么牌子什么型号的车,该将钱存入银行还是用于投资,孩子应该上哪一年学校,该不该为他请家庭 教师 ,等等这些。
  
  每个小孩,都幻想过自己长大后,可以娶白 雪 公主为妻,或者嫁给白马王子为夫。但有多少人能够心愿得偿?
  
  我们大多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我们努力在房间中寻找一样东西的时候,翻遍了屋里的每个角落,却都不见它的踪影。但当我们垂头丧气地放弃努力后,却不经意在屋里的某个地方,发现了它。
  
  水到自然渠成。
  
  我们应当对自己现有的资源充分利用,有什么需要的、不足的,就去买它,去充实它。
  
  当深秋已至的时候,不要因为春天终将来临,就不置备过冬的衣服。春天是未来,深秋是当下,当下不能度过,就不能拥有未来。我们充分地利用现在手头拥有的资源,就是要充实现在。
  
  没有 健康 的人,也是没有明天的。若一个人现在没完没了地工作,他或许可以换来明天的东成西就,但由于他的身体已经累垮,明天再是大款,都没有用。他已经不能享受。就像一个人选择净身去做太监,就是为了能够在宫中挣得足够的钱,然后衣锦还乡地娶娇妻美妾,但当他真的有钱娶到娇妻美妄时,却已经没有享受此天堂之乐的身体资本了。
  
  人,必须立足于现在,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解决好手头的问题,清理好以前残留的烂摊子,好做好下一步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当你远视十万八千里外的秀丽风景时,先小心眼前的绊脚石。
  
  文/河边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