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你一定要做个如太阳般带来温暖和希望的人。
  那一年,门前的夹竹桃开得欢快而烂漫,也许,永远都不会忘记吧。
  (一)
  “叮…”
  “方陌夏。”
  “到。”
  “张晓东。”
  “到。”
  ......
  “苏雅”
  “苏雅?”
  还是没听到意料中的声音,年轻的老师有点迷茫的抬起头,用右手扶了扶眼镜框,眨了下眼以缓解疲劳后,一个瘦小、头发枯黄的女孩就这样突兀的撞入眼前。可就是这么一副营养不良的身躯却像粒沙子吹进这位全身毛孔都散发着善良与正义因子的年轻老师心上,想用手去揉,心却难以自抑的阵疼。“原来她就是那个不会说话的学生啊。”老师心想,然后用温和的目光点头示意女孩坐下时,女孩迟疑了一下,然后自然的牵起两边的嘴角,两个深深的小酒窝顿时清晰浮现在那张苍白的小脸上,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均匀有致的半掩半现。老师微愣了一下,用右手再次推了推眼镜框,心里不禁嘀咕起来:这女孩笑起来还真好看,可惜不会说话,唉…
  苏雅不会说话。只是不会说话而已。
  苏雅的妈妈说:“小雅是太阳的孩子,一直默默无语的给予人温暖和希望。”
  方陌夏说:“苏雅前世一定是天上的歌姬,因拥有一副好嗓子而遭到神界众仙子的嫉妒和排挤,最后被一仙子夺去声音,推眨神界,谪贬为凡人。”
  方陌夏说到这里的时候总会停下来,特别认真的看着苏雅说:“所以,苏雅,你只是不会说话而已,所以,苏雅,以后我当你的声音,好不好?”好不好?苏雅看着瞳孔里那个有点无措的自己,之后视线游走在方陌夏的唇边,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手指搅动四处逃窜的空气,带动它们来到想要的弧度,最后稍带用力以确认似的点压不听话的空气。
  “为什么?”方陌夏的声调顿时进阶上了一个等级,令人匪夷所四到底变态成何音种。“好,苏雅,你说,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好朋友是不是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朋友是不是应该不分你我好朋友是不是要不管刮风下雨雷打不动的永远在一起…?”看到苏雅正着急不住的点头,方陌夏咽了下口水:“所以,既然你承认我们是好朋友,我们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分你我,那么,我的声音也可以是你的声音…。”用手扳正苏雅想向左右甩的头,方陌夏不紧不慢的接着说:“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不能拒绝也没有权利拒绝,反正我们都早约定好不管刮风下雨雷打不动的永远在一起了…。”方陌夏嘴边还没来得及收拢的笑意在看到苏雅涨红的脸,不住慌乱的摇头后下一秒戏剧变脸似变成了红脸的“张飞”干嚎着:“啊…啊…啊…我这没人疼没人爱的娃啊…。”苏雅看着像《千与千寻》中的小煤球从四面八方不断聚集的学生,咽喉像突然被人关上阀门般没来得及更换新鲜空气,脸色不自然的绯红,额前枯黄的头发早已被豆大的汗珠润湿,黏乎乎的紧紧贴着皮肤,仿佛那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突然一阵难以平衡的晕眩袭来,苏雅晕到在地的前一秒还依稀看到方陌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花脸。
  这天是苏雅和方陌夏认识的第一天。这一年,苏雅7岁。
  于是,方陌夏总会在第一缕阳光开始旅行的时候推开苏雅家那窄窄的小木门,一抬头就看见站在夹竹桃旁苏雅的笑脸。当第二缕阳光开始旅行的时候,方陌夏和苏雅手牵手向学校走去。当第三缕阳光开始旅行的时候,方陌夏和苏雅端正的坐在桌子前,偶尔默契的竖起课本,转头相视而笑…当最后一缕阳光将要结束旅行时,方陌夏和苏雅的影子细长的交叠在一起,偶尔,方陌夏会在苏雅耳边悄悄低语,笑靥如花的看着酒窝慢慢浮现在苏雅的唇边,微风会带着她们的秘密慢慢的飘向天际。
  在学校里,方陌夏总会伴在苏雅左右,寸步不离。在学校里,方陌夏不和其他同学玩,只和苏雅玩。方陌夏总会在其它同学欺负苏雅时的第一时间触现,用细小的胳膊把苏雅拽到身后,使劲的瞪大眼睛,倔强的抬起下巴,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怒视对方,虽然最后每次都鼻青脸肿的拉起苏雅的手掉头拼命的逃跑,却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方陌夏说:“我的眼泪只会为你而流。”这个时候,苏雅的眼泪都会不自觉的流下来。
  方陌夏总会在吃饭的时候,把许多好吃的菜不容拒绝全数拨到苏雅的饭盒里,嘴上还一直不停的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是我不爱吃的,我和我妈说了好几遍了,她总放在我的饭盒里…苏雅,我命令你全给我吃下去。老师都说了,好孩子不浪费粮食,我也不想浪费的,我也想当好孩子,所以,恩…。”苏雅开始听到这话只好低头默默吃下去,后来会把那些好吃的菜又拨回一大半到方陌夏的饭盒里。你一半我一半,如果你不吃,我也不会吃的,苏雅的目光炯炯而坚定。“好嘛…好嘛,我吃就是。”方陌夏一副“败给你了”的样子。
  方陌夏11岁生日那天,苏雅略带紧张的摁响方陌夏家的门铃,看着握在手中的发夹,那是多年没回家的爸爸在苏雅9岁生日那天送给苏雅的生日礼物,苏雅一直小心翼翼的保管着,从不舍得夹在头发上。可是,方陌夏生日了。好朋友不都应该不分你我吗?苏雅心想,紧紧握住了发夹。
  方陌夏笑眯眯的把苏雅领到一个女人面前,“妈,这就是我的好朋友,苏雅。”然后微微偏过头对苏雅说:“苏雅,这就是我妈。”苏雅在方陌夏母亲面带笑容,目光怜爱中颔首微笑。
  苏雅12岁的某天早晨,朗朗的读书声回荡在整个校园,苏雅听着窗外悦耳的鸟叫声,心生惬意。一阵急促的高跟夹杂着沉闷的帆布鞋的出现,教室里的声音像是突然被摁住了暂停键,她心生疑惑的抬起头,眼睛在目光同情的年轻老师后站这面露焦急的邻居王阿姨上定格。
  苏雅的手被王阿姨握在手心,温暖的手却怎么也不能温暖她的心,苏雅大脑空白,只不停的想到一句话:妈妈,出事了。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用力甩掉了王阿姨的手,急匆匆跑向里屋,经过夹竹桃树的时候,怒放的夹竹桃不禁让苏雅微愣了一下,随后急忙倒退到夹竹桃树下,不带怜惜的掂起脚尖拽下刚碰到头顶上最高的夹竹桃。里屋人很多,苏雅强压下心中的不适,慌忙的挤进人群中最密集的地方。再快一点点,就可以看见妈妈了。她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说,忽然一声虚弱的“小雅”让她更加奋力的往前扑去,“扑通”一声,苏雅努力的向声音爬去。
  “小…雅…。”声音虚弱而破碎。
  妈妈。苏雅努力的张了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