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早上醒来的时候,天空仍旧是灰蒙蒙的,就像被罩了一层厚厚的灰色的棉花,偶尔会露出一小片蓝色——像是被人不小心撕破了才不得不露出它原本的面貌。
  林舒匆匆洗漱完,踩着高跟鞋去公司上班,昨天晚上又加班晚了,导致她今天起床晚,在地铁上吃了个面包,和着水艰难的咽下去,小跑进公司刷卡。
  林舒所在的公司是世界五百强企业,每天忙忙碌碌,大事小事不断,她一毕业就进了这家公司,现在已经是这家公司的主管了。
  她坐下来,舒了一口气,打开邮箱,有很多邮件还没有来得及看,林舒一个一个的滑下去,忽然看到一封来自宋子夏的邮件,时间显示是凌晨三点,她点开,里面只有一句话:“小舒,我们分手吧。”
  林舒跌在椅子里,看着手里的辞呈,愣住了。
  她想回复邮件,亦或是打个电话过去,可她发现,自己手抖得厉害,去了趟洗手间,平复好心情,回来的时候,助理已经拿着数据表进来了,只好先放过,专心对付工作。
  开会的时候,老板对她提出表扬,语气里暗示她还会得到晋升,放心工作就好。
  回到办公室,林舒看着那封邮件,犹豫了。
  她拼打了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有了这点成绩,放弃了多可惜?
  (二)
  她和宋子夏从小就是邻居,林舒家是从外地打工搬来的,就是为了林舒能有一个好的求学环境。林舒也争气,一直在尖子班,成绩名列前茅。
  林舒的父母打工到很晚,有时候她回家别说饭了,连人也见不到,宋子夏见了,就主动邀请林舒来他家吃饭,顺便说也能给宋子夏补补课。
  其实宋子夏想到成绩不差,林舒知道这不过是个借口,但她还是不忍心拆穿,因为她很贪恋他家的氛围,宋妈妈温柔娴淑,做的一手好菜,宋爸爸胖乎乎的,人高马大,坐在沙发上几乎占了一半。
  宋妈妈人很好,每次都笑眯眯的往林舒碗里夹好多菜,生怕她吃不饱似的。
  宋子夏在一边抗议:“妈,我其实是你抱的吧?小舒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宋妈妈脸一拉:“是倒好了,有个这么听话乖巧的女儿,我早就烧高香了。”
  一家人被宋妈妈逗的哈哈大笑,林舒也笑,只是笑里多了些酸楚,要是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爸爸妈妈多好。
  (三)
  日子过的平静而乏味,尤其是高三的时候,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偶尔宋子夏来讲个笑话给她解解闷。
  林舒一模的时候,考了六百多分,老师说只要她再加把劲,考清华北大都不是问题。爸爸妈妈笑的皱纹更深了,连忙给老师递烟,连连说多多关照。
  林舒在旁边看爸爸妈妈拘谨的摸样,心里恨不舒服,老师走后,她借口要去同学家做功课,去了一个废弃的旧工厂。
  她走过去采发现,宋子夏也在。
  他向她招招手:“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反问道:“你怎么也在这儿?”
  他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出来散散心。”
  她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来:“我也是。”
  宋子夏惊讶的望着她,在他的记忆里,林舒向来都是淡漠的,从不大神说话,也不反抗什么,声音柔柔弱弱的,却从来没有路出国颓废的神色,她就像是一颗仙人掌,浑身张曼了刺,可她有不同于仙人掌,因为她懂得怎么把刺藏起来,需要的时候,一剑封喉。
  她想仙人掌一样坚强,宋子夏相信,就算把林舒仍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林舒都有本事活下来。
  对上他惊讶的眼神,林舒自嘲般的笑了笑:“说不出的憋屈,但一定会好的。”
  她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她的家里,以后或许都要靠她撑起来。
  宋子夏也知道,但他不知道该这么安慰这个少女,只好默默的陪着她。
  后来,他们竟然看见了火烧云,红的像火,仿佛要把天边都燃起来,美的不像话。
  林舒忽然转头问宋子夏,难得一见的火烧云,对着它许愿,愿望会不会成真?
  看着林舒期盼的目光,宋子夏不忍心她失望,就点点头。
  林舒立马开心的笑了,双手交握在胸前,虔诚的许愿。
  难得见林舒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宋子夏也笑了,他想,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四)
  但时间的事,谁能料得准呢?
  高考前一个星期,林舒爸爸出事了。
  林爸爸在一家工地干活,重建一栋写字楼,在高空作业时,从八十多米的高空坠落,被工友送去医院的路上,内脏多处出血,不治身亡。
  当时林舒还在教室里做试卷,忽然感觉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她捂着胸口趴在桌上趴了一会儿,站起身,觉得没有异样,就没在意,继续答卷。
  直到她放学回家,她发现家门开着,家里来了好多人,还有人扛着摄像机,妈妈坐在床边掉眼泪,看见她,一把搂住她放声大哭。
  林舒愣住了,有人在旁边说:“节哀顺变。”,有人说:“事情都会好起来的”还有人说“人死不能复生,那么还得活下去。”
  林舒听着,不敢相信,使劲挣脱妈妈,抓过旁边的一个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师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个摄像师大概是刚毕业,还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被两眼通红的林舒镇住,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爸爸工地出了意外,死了。”
  林舒晃了晃,她觉得家里有点冷,明明是夏季,怎么会这么冷?
  她一把推开那个摄像师,大声的喊:“不可能,那么这些骗子,混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说完,拿起一把扫帚,装作凶狠的样子:“快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所有人都被吓住了,急忙跑出去,心想,这孩子被吓疯了,这个家没救了。
  林舒“啪”一声,关住了门。
  妈妈也止住了哭泣,她拉着林舒的手,哽咽着说:“女儿啊,从今往后,就真的只剩下我们母女两个人了。”
  林舒这才相信,自己真的没有爸爸了。
  她记得老师登门拜访的时候,她还觉得爸爸太唯唯诺诺,一点也没有男子气概,可她从来没想过,即使在最难的时候,家里也没委屈过她,她想买一本课外书,妈妈总是说浪费钱,只有爸爸笑眯眯的说没关系,买!爸爸不缺钱。
  想起和爸爸的种种,林舒觉得心像是有人用刀一刀一刀的慢慢割,疼的她透不过起来。
  第二天她去了教室,同学们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她昂着头穿过那些探究的眼神,她林舒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班长组织所有同学给她家捐款,她拒绝了,班长以为她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