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止冬降,最后一片枯叶凋零,寒气终将我笼罩,不由自主的颤抖使得我已疲惫。俯首低头,只见那美艳绝伦的花瓣上所沾有的晶莹露珠,似乎也随时会凝成一纸薄冰。
  寒冷放肆地充斥着每一寸可及之地。但它却还在抗拒,我紧紧握着战旨。它全身散发出强烈的赤芒,同时还有那股细若游丝的刀气环绕。也许它累了,昔日的烈炎此刻也黯淡了不少。
  我运气提刀,凌波微步于草叶之巅,片刻,缓缓落地。
  “你终究还是来了!”冷冷的声音恰如一支寒冰利剑向我掷来。
  “她呢?还好吧?”我虽然知道此话太过直接,但是也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
  “既然来了,就别啰嗦!”
  我转过身,他全身一袭泓蓝,灿烂华丽中夹杂着几分熟悉的儒雅,英俊的面孔似乎更加寒气凌人。他用力一挥,祭出属于他的上古奇剑——独息。剑身时时泛起淡蓝清纯之光,似乎他与它早已人剑合一。
  独息升起,他念咒作符,万丈蓝光从剑身嵌着的“丹盖”与“桂魄”两枚神玉中散出。看似和煦的光芒让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添了几分生机。
  光芒遇风则盛,不一会儿,露水蒸融,腾腾迷雾之间,只见两点最明最亮,想必便是那“丹盖”与“桂魄”。眼前渐渐模糊,呼吸也逐渐变得急促,一束束光芒密不透风地将我牢牢裹住。
  手中一阵阵地微微轰鸣,“难道你也闲不住了?那就——”我含笑看了看手中的大刀,刀气游走得比平时更快,赤芒也开始闪耀着光芒。
  昂首,举刀,我急跃上天,再用力劈下。
  战旨发出一声高亢龙吟,电光火石之间,火光四溅,轰然雷鸣,顷刻大地遍地裂纹,一片火海。火焰残烧后的痕迹遗留在大地上,而那先柔后精的逼人蓝光早已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抬眼看他,他依然面无表情,好无吃惊气馁之色。
  他镇定自若的仗剑上前,我也举刀直冲而去,刀剑相交,发出令人牙酸的碰击声。在刀光剑影间,我心里隐隐浮现出与她的往事。
  笑过,哭过,离过,合过。
  寒月下那迷人的身影,还有拥抱的温暖。如果时间真的能够静止,我宁愿付出所有,只愿那一刻的温柔永远延续。
  地动,山摇,风起,云涌。
  万物似乎与我俩都毫不相干,只有她与战旨。蓝红交相辉映,火星四溅。战旨的刀气游走得更加迅猛,似乎对独息有着从未有过的征服欲望。而独息也是蓝光暴涨。刀剑有灵!
  我闭眼立举大刀,头上的黑云立刻像是被随意泼洒墨汁的画布。刀气绕刀一周后直冲云霄,一层不染的墨色天穹似乎有千万鬼魅在疯狂的张牙舞爪,甚是可怖!那刀气浸入深邃的天空时,我怒目极眺,远处的幽谷惊起一声龙吟,随之升起的两枚白灼火星也更加显眼明亮。
  “轰隆——”大地一阵微微颤抖。头顶的那片黑幕一阵搅动,瞬间好似一张纸被粉碎成漫天纸屑,一条浑身火焰的八荒火龙汹涌而下,那两枚白灼火星好似受到了呼唤,迅疾地向火龙飞去,原来那两枚白灼火星,竟是龙目!
  我一声怒吼,拼尽全力斩下。八荒火龙朝我微一点头,排山倒海般的向他猛冲过去,龙口大张,炽热的火焰灼烤着一切,犹如当年乱世遭到九天神火焚烧的那般凄凉,风卷电击过隙,一条深深的疤痕永久地保存在大地身上。
  此刻熊熊火光下的我连站立的力气都已殆尽,只能半跪着靠战旨的支撑望向他。
  只见他祭起独息巨剑,立在身前,八荒烈火涌出巨大的力量。他跟前同时有两根长长的细痕,他难道真的将它那股无坚不摧的蛮力挡了下来?我呆呆地望着前方。
  一丝鲜血最终还是从他的嘴角流出,或是乏力,他也倚剑半跪了下来。
  互相凝望,眼里都带着绝不服输的韧劲儿,隔着这条深深的裂痕,我们是回到曾经?还是面对现实?是兄弟,还是仇人?也许这样的疑问拿到现在来思考根本就是可笑的。双目对峙,沉默——恰如等待死亡之平静。
  许久,他笑了,我也笑了。在这一瞬间,我们终于还是放开了一切仇恨,这短暂的相似一笑,让这满目疮痍也增添了些许温情。
  “来吧!最后一击!”他大声吼道,同时直起身来。
  我知道,他说出这话也是凭着他最后的力气了,对于他的坚持,我只笑着摇了摇头——他依然是这样的倔强!
  他右手持剑,左脚点地,顿时腾空而起,双臂平张,“丹盖”与“桂魄”同时射出两束更加刺眼的光芒,嗡嗡作响。
  一双似有却无的巨大羽翼挥舞在他身后,我心一沉,“天外飞仙”!他竟然使出了这玉石俱焚的一招!他对她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
  战旨贪婪的噬着我的精血,昔日如血的烈焰终于又重现在我手中,强大的力量在不断的积聚,而我却是气血翻腾,面色如纸,刚才的内伤加乏力,我也只能勉强支撑这一股能毁天灭地的能量。
  一柄柄比刚才不知大多少倍的独息巨剑携着透人心骨的寒气,从我的四面八方重重砸来,我一阵怒吼,每行一步,则斩下一刀,十二斩之后,我竭力升天而起,如涅盘火凤破空,又似八荒火龙降世,不遗余力的斩下这决可毁天灭地的一刀。
  当刀剑相触时的那一刹那,一切都在沉淀,水与火、冷与热,迸溅出的火星竟似都在深深下坠、沉睡。
  生死、贫富、幼残、善恶、敌友——
  剑断、刀伤、人离。
  刚堆积的土堆上,斜插着断剑,战旨安静地躺在我身旁。
  他走了,而她呢?
  我如果就此永远不在人世出现,她会难过吗?她会因此落泪吗?  
  ——钰焱

  记11月22日离别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