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浙东名山雁荡山的大名很少有人会不知晓,峰、洞、瀑、嶂堪称其四绝。雁荡胜景可分为灵峰、灵岩、大龙湫、显圣门、雁湖5个景区.但由于雁湖特殊的地理条件,旅游团队一般不会安排雁湖景区的游览。所以对一般游客来说,雁湖还是一个让人好奇陌生的地方。在雁湖岗顶。海拔 99 0米。昔时此湖“方可十里,水常不涸”,湖中芦荻丛蔽,秋雁归时,多栖宿于此,故名雁湖。大概十年前的今天,我因为执教温州正泰集团的培训课程,才有闲去逛了一下雁湖,却不料从此留给我难以磨灭的 记忆 。说不清是懒惰还是过于繁忙,几年几度想动笔都放弃了。曾和新结识的好友谈起过写博的想法,他们都鼓励我把这段 故事 写出来。我看过几位好友的博文,文采了得,自愧不如。何况故事发生的年代已久。但我还是决意把它写出来,为了纪念过去的梦想,即使挤牙膏,我也要一口一口把它挤出来。
  
  那是一个闷热的天气!几天没下雨,大龙湫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变得异常的脆弱,细细的在空中飘荡。所有的石头好像都要烧起来滚烫滚烫的,知了在树丛中放歌,没有一丝风,空气好像也凝固了。我和向导小谢沿着石门边的石阶盘旋着上岗顶。
  
  小谢姓谢名瑶,是山下虹桥中学的高三毕业生。她的姑姑在灵岩景区开了一个“ 青春 驿站”。谢瑶高考过了二本这几天正闲着,想到山上散散心,顺便帮帮她姑姑。赶巧让我在昨天来雁荡的途中的巴士上认识了。她是一个让人过目难忘的漂亮女孩,白里透红的脸庞配着一双会说话的细长的大眼,那诱人的身材曲线充满青春的气息。再加上披肩的秀发,活脱脱一个现代版的西施。从虹桥到雁荡山的途中,我和她紧挨着坐在一起,于是聊着聊着就变成了朋友。她介绍我在她姑姑处住宿。昨天我游历了大龙湫,灵峰和灵岩三个景区。觉得还不过瘾,于是向她打听还有没有更有趣的去处,是她向我推荐的雁湖,于是我一下子来了兴趣,花了一般功夫说服她姑姑同意女孩做了我的向导。
  
  上雁湖的道路并不好走,有些地方很窄,有些地方石阶丢失,有些地方还需要攀爬。阳光忽隐忽现。谢瑶着白 色 裙裤,粉红耐克短衫,长发盘曲上面顶着一顶白色小凉帽,红扑扑的脸颊挂满了汗水,英姿飒爽。她身手敏捷,一路基本走在我的前面。偶尔俩人的目光汇聚,相视一笑,便继续赶路,也很少说话。没走多远,俩人的衣衫全湿透了。女孩那美妙的线条几乎全部凸现出来,我不好意思再看多她一眼。虽然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说,可是目前这境况轮到我为她尴尬了。于是我示意她停下,仍给她一件原打算御寒的外套。虽然有点不愿意,那种情形她也只好披上那件不合身的衣服。我们继续赶路,一路上除了碰到一个挑夫,再也没见到人的影子,连鸟也很少看到。总算有 美女 做伴,疲劳炎热似乎都被忘却了。约莫过了两小时光景,总算到了岗顶的入口。前方豁然开朗,一大片树丛夹带着片片田地,和一般的平原并无二致。这令我想起从十里画廊走上天子山的情形,当然眼前的景色比张家界更多了一层意义,这里向东就是 大海 ,山海相连独树一帜。
  
  在一块刻有石门的大石下,我们瘫倒在草丛中。喝了一点水,吃了一点干粮,精神稍许好了点,我就向她打听有关雁湖的故事。她小的时候曾跟着她的爷爷两次上岗,那时刚上还有如西湖般大小的湖泊,至于小水塘更不尽其数;爷爷还在湖泊里抓过鱼呢。岗子上人烟稀少,多数从事渔业和林业的,没听说有规模的寺庙,但据说宋代以前香火还很旺呢?“从这头到那头南北逾十里地呢,东西向较窄,最狭处100米都不到,有名的大龙湫等的水都是这里流下去的。唉,今天我们恐怕见不到湖泊了,听说早几年就干枯了!”说着说着她把那件外套还给我,“太热了,谢谢你澳,倪 老师 !”眼面前的谢瑶,虽然肌肤沾了一点灰尘,面容稍显憔悴。但美色依然让我有点飘飘欲仙,恨不得把她揽在怀中。。。。。。“呀,倪老师帮帮我!”谢瑶突然花容失色,朝我靠来。“唉,怎么了,小谢!”她朝她的裤脚方向指着,我才发现有一条很大的毛毛虫正试图从她的裤边转进去。情况紧急容不得我多想,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报纸,小心翼翼地把那害虫弄走。我们俩慌忙站起来,定睛一看虫子还不少呢。弄的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其实不单她怕虫子,我也很讨厌小虫的。当然不像她那样对小虫过敏呗了!这里不能久留,我们只得开始新的旅途。谢瑶向她的姑姑发了一条短信,据说到了岗内就不可能有信号了!现在我和她好像多了一层默契,我们彼此边走边聊,也不再有什么避讳。有时碰到难走的路段,牵牵手,相互搀扶也成为常态了。好奇怪,刚才当了一回“英雄救美”,我突然觉得自己变得坦然了,我不会再胡思乱想拿不着边际的事了。
  
  虽然正如事先预料的那样,大湖早已没有踪影,眼前的荒芜景象还是令人吃惊。原来的湖底土地干裂,零星的可看到一些小的只有在海滩边见到的小飞虫,农家的菜园,树木很多都枯萎了。很少见到房子,也见不到炊烟。又过了一会,我们感到有点疲劳了,找了老半天,才找到一颗勉强能够遮阳的半死的老榆树。我们还未坐定,就碰到麻烦了。“倪老师,别动!”我一听预感到有什么威胁产生了。还没看清楚什么,只见谢瑶拿起手中的书包朝我侧面砸去,一条青蛇唰的一声窜了出去。啊,小姑娘,怕虫不怕蛇啊!我赞许道,亲热地在她额头上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脸绯红,本能的朝后退了半步。我刚想喝水,猛然一阵怪风吹来,差点把瓶子都吹走。紧接着天空乌云压顶,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不好,我昨晚听说有台风可能在温州登陆!”谢瑶说道,我们都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从原路返回吧!快走”但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还没走上多远雨夹着狂风劈天盖地朝我们砸下,天色突然全暗,我们只能按照先前的记忆,朝高处撤退。我一手拿着应急灯,一手牵着谢瑶。企图脱离险境。可是事与愿违,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风大雨密天黑,脚下到处是乱石烂草枯枝,稍不小心还会跌进深坑。心里充满恐怖。但还得壮着胆子摸索着前行。虽然已把那件外套重新让她穿上,依然感到她的小手冰凉,还不时打着抖擞。猛然我们被一棵枯桩挡了一下,两人都来不及反应就倒了下来,握着的手被突然分开,更急人的是应急灯被砸了一下不亮了。紧接着一阵大风夹带着浪花把我从原地抛出好几米,还好没撞在头部,脑子还清楚,快找小谢!这是我脑海里闪现的唯一想法。出来时信誓旦旦向她姑姑保证的,不能让女孩吃苦。现在不单单是吃苦的问题,生命都受到威胁了!!!四周依然漆黑一团,已经听到洪水形成的轰鸣声,我边踉踉跄跄的走着,边声嘶力竭的叫道“小谢,小谢......”只有风雨的咆哮,听不到谢瑶的回音,更见不到她的身影。我疯狂地在刚才跌倒的地方来回奔走,由于用力过猛,突然觉得天昏地转,一个跟头又栽了下去,这次栽的厉害居然翻了好几个斤头。“哇”一个痛苦嘶哑的声音传来,我把小谢的小腿压住了。说不清是痛苦还是高兴,我用尽几乎最后的力气把身子从她的腿移开,然后两人就在原地紧紧地抱在一起,眼泪,汗水和雨水完全融合在一起了!......天色稍许亮了点,但雨势和风力尚未减弱,脚下的水越来越急,越涨越高,已经上大腿了。不行,在这里意味着等死,必须找一个稍微能够安身的地方。找村庄去,两人几乎同时想到这个概念。但要命的是小谢的脚已完全使不上劲,浑身滚烫显然已发高烧了。我想背着她走,但没走上几步两人一起跌倒在地,我的体力已经透支,其实我天生的没有手筋。于是我咬咬牙拽着她一起走。边走边念起经来。其实我并不信佛。也不懂经。只是早年上九华山的时候一个高僧教过我几句口诀:南无佛,南无法,南无神,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地煞王菩萨,南无阿弥托福!也许是佛主显灵了,当大水及腰感到完全无望的关头,猛然一个非常明亮的闪电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不远处出现一个村落,有人流,有炊烟,甚至看到模糊的招牌!是海市蜃楼还是幻觉?这情景只存续了几秒再也没有重现,但我对来说就像找到一棵救命稻草,我按照看到村庄的方向慢慢地移动。
  
  当我们按照佛光的指引,来到所谓的村庄位置时,居然什么也没发现。两人的情绪一下子跌入到谷底,难道就这样结束我们的生命吗?正是天无绝人之路,在我们几乎绝望的时候,偶然间我们的身体和一道矮墙擦了一下。我们顺着墙体,找到了一个废弃的两个平米见方的柴房。稍微整理一下我就把谢瑶扶到房内唯一的可以遮雨的方位。风雨渐小,但洪水的威胁并没减轻。水正在侵略我们临时的栖息之地,找不到工具,我只好用手淘的方法,把水赶出去。风雨暂停,但我的 心情 丝毫没有好转。女孩正在发烧,我也几乎虚脱。如果没人来救我们,我们一定得完蛋,刚才在与风雨搏斗的时候,我们带的东西全没有了!幸好找到一块已经软化的巧克力,我吃了一点,也硬塞进她嘴里一点,但是眼看她的脸色完全不对,我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说法,把她抱在怀中,按照电视上的方法对其人中,合谷等紧要穴位反复按摩,一边又开始念起南无阿弥陀佛来.....
  
  极度的疲劳使我瞬间昏睡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刺耳的轰鸣声。啊,是有人找我们来了!一架军用直升飞机在四周盘旋,机上还有人用高音喇叭喊道“有人吗?,有人吗?......其实我脑子痛得厉害根本听不到什么,我几次挣扎总算站了起来,我把汗衫脱了下来,朝空中招呼,一下子又栽了下去......当我重新清醒的时候,几经是在直升机上了,我和谢瑶分坐两个担架,挂着盐水。当台风来袭的时候,她的姑姑及时报告了我们的情况,惊动了有关领导,请求军方援助。直升机的观察员在即将离开我们临时栖息地的时候,碰巧看到我的求救示意,然后经过一番努力才把我们两个处于昏迷中的游客救了上去。
  
  我因为恢复了较快,第二天就离开了乐清医院。而且因为要去柳市正泰培训中心监考,所以也来不及去和谢瑶道别。据说她因为情况较严重,转院到温州。离开温州前,我曾去景区找过她姑姑,但不知何故她不愿意见我,更不愿把小谢的近况告诉我......
  
  十年了,我依旧深深的怀念 可爱 的向导谢瑶,心里充满了愧疚和向往。雁湖留给我的不是美丽的风光,而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美丽的邂逅。我依然希望能有一天重上雁湖,看看那一救我们的破柴房,还有......
  
  为了忘却的纪念,我写下这篇不算精彩的 文章 ,希望她能看到,更希望人们能珍视我们 生活 中的 爱情 。我曾经力图申请以”雁湖“为名的网站,但没有 成功 。今天我以雁湖的记忆写了这篇博客,总算了却了一件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