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的月光照射着寂静的街道,空气的集聚散发丝丝凉意,走道上行人已消失在各自的梦乡里。
  
  月和光是同事,一起上下班,共同排忧解难,共同迎接工作的喜悦。
  
  可这次光却独自走在灰黄的的街灯下,完全没有往日的笑声,听的周围的绿 色 尽量不让露珠招惹。
  
  月呢,月呢,他在想,为什么就走了呢,一句话都没说,走了。
  
  想着与月共度的岁月情海,缠绵绵,滴私语,笑迷离,今天完全消失了
  
  月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孩,与同事都谈的来,无论上级,下级,以及等同关系都感觉有她在的时候工作好做,而且轻松 快乐 !
  
  可是月有时候也感觉很 寂寞 ,只有光知道。在异地他想打拼不容易,要面临很多工作与 生活 错综复杂的关系。可是在月眼里就是很平淡的事情,因为有光在,她总能游刃有余。
  
  在个人的 情感 方面她与光总是隔着最后一道防线。虽然接吻呢,搂抱呀都是情感的真实给予…
  
  交往了五年,月生生没让光碰过,甜言蜜语说了不少,工作劳累推脱,朋友要求帮忙…
  
  打开手机无聊的翻着扉页,有一短信弹出窗口:亲爱的光!我要走了,去一个没人找到的地方,那里有山,有水,有沙滩,还有明媚的月光,我要长居此地。别了我 可爱 的人,别了我最爱的人…落款爱你的月。
  
  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再打回去,“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再拨…一连拨了数次都没有打通。
  
  光回到宿舍,彻夜难眠。第二天天不亮就给公司请假留言
  
  顺着月消失的痕迹寻找,打听
  
  终于在某咖啡馆碰到了,一头黄发裴满全身,嘴唇打了胭脂,眼睛瞄了线条,脸上摸了粉彩。与在公司认识的月截然不同,很随便的乌发,束的光亮亮的,顶多身上打点香水
  
  ”月,怎么在这儿呢,你不是去那个什么有山有水,有沙滩…“你谁呀,你,我
  
  ——认识你吗?
  
  光不知道在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理解怎么会不认识相恋很久的男友!
  
  月是得了一种病,活不长的疾病,可是她是在认识光之后才发现的,医生建议好好生活,尽量把握最后的年轻时光…
  
  月对光一见钟情,小伙很帅呀,工作积极,处事又泼辣果断,同事之间有说有笑。同事都为他们在一起而高兴,欣慰!
  
  开始年龄小,工作经验低,生活能力差,月都一一摆脱了,同事以及光父母的催促。
  
  可是最近父母非得催促光结婚,说像你这样的小伙计哪个不是抱着一个,领着一个。你现在还没结婚呢,真让人操心…
  
  每次的电话除了问父母好,父母就唠叨,光拗不过,只能向月提出必须结婚,结婚是最让月难面对的问题,结婚就是宣告分手
  
  可是月真的不舍的和光分手,很想天天能在一起说笑,亲迷。“我是自私的,可是我的 爱情 就这么一次,我不能因为病魔而失去我相爱的过程,虽然同事都说我好,我真的有那么好吗?”月不断的问自己,”五年了,我都这样自欺欺人的熬过去了。可是我不能断送我爱的人一生”
  
  月就灵选了职业骗光去了他永远找不到的世界。
  
  光不走,就坐那儿,死死的盯着月,月说“你这人有病阿,是不是有病,有病是吗,是不是…”再说眼泪留下来了,啪哒啪哒的滴湿了整个桌面。
  
  月如实说了一遍,光就带着月去了医院。医生说完全是误诊,五年了你就没感觉不舒服呀!原来坏细胞转移,慢慢的就消失了
  
  在回来的路上,月光依然朦胧,可是很快月色照亮了他们回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