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把梦系在炊烟上
  希望他的后辈飞向羡慕的城市
  泥砖绿瓦
  任苔藓爬满沧桑的前额
  他想把岁月
  写进灵魂深处
  大阳升了又落了
  燕子来了又去了
  桃花开了又谢了
  村民生了又死了
  土地上盖上自己的房屋
  土地上种上自己的庄稼
  土地上养育自己的子女
  土地上把自己埋葬
  牛羊满山坡吃草
  牧童打着唿哨
  鸡和鸭在庭院信步
  老人和妇女在田里劳作
  
  我是农民的孩子
  我的住址是土的不好开口的“某村某队”
  不象街上的人是“哪条街多少号几栋几单元”
  听这些也很洋气
  
  读书进城了
  参军进城了
  打工进城了
  洗脚上田了
  
  摆脱土地的束缚
  但是在迁户口的那一天
  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落空感
  失去了脚踏实地的厚重感
  向往已久的这一天
  我没有一点高兴的 心情
  
  我现在没有了土地
  没有了播种的希望
  不可以盖自己的房子
  不可以种自己的庄稼
  不可以在土地上养育自己的儿女
  也不可以把自己在土地里埋葬
  我是个失去土地的灵魂
  在城市的一隅
  过蜗居的 生活
  如果有一天
  归天了
  我灵魂向何方
  
  我不属于土地了
  我属于什么呢
  黄林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