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里花草只剩一抹焦黄
  
  凄清的夜 色 偶尔看出几缕亮光
  
  原以为庙堂传来声声梵唱
  
  仔细听却是痛苦哀嚎
  
  我左手拿着手电
  
  右手把着铃铛
  
  铃铛给我勇气
  
  手电给我希望
  
  在漆黑的宇宙中
  
  我渴望能找到方向
  
  那些乌烟瘴气
  
  那些混雾浊雨
  
  腐蚀我的身躯
  
  吞噬我的灵魂
  
  努力想要呼吸
  
  惊醒
  
  冷汗淋漓
  
  还好只是一场梦境
  
  希望是场虚惊
  
    
  
  
  ——愿上天保佑姐夫重拾 健康 ……(去医院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