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冷冷的空气,紧贴着我的脸,我睁开眼,望着天花板发着呆。屋外灰蒙蒙一片,下着一场不尽人意的雨。雨声如绣花针般落地,若有若无,似乎暗示着今夜,红尘有路,归途一路夜深。
  
  城市的夜空,微亮泛黄,空气的味道新鲜了几分。公鸡那熟悉的打鸣声,声声入耳。早起的人家,点燃了一窗窗 寂寞 的灯火。我透过漆黑的窗,望向另外一窗的灯火。灯光似那跳动的火焰,撩动着我对这座城市最深的 感动 。
  
  远处的汽笛声呼啸而过,打乱了我平静的思绪。我铺展开 生活 的美好,欲凭借一双肉眼,阅尽 人间 风华。我知道,一切都会风而去,我什么也抓不住,只能放慢自己的回忆,让生活慢慢靠近现实的岸。
  
  窗外的雨似乎和我一样,对这个世界满怀希望,却又不得不用梦去缝补生活。生活的痛苦,犹如街灯对这个夜晚的冷眼旁观。没有爱恨的守护,没有红尘的归途,它只是简单的伫立。也许,它的存在,不是为了划破黑夜伪善的笑容,而是,让寂寞解放每一颗真诚的心。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市,而我的城市,到最后却只剩下我一个人。习惯了街灯的 繁华 ,每一眼,都渴望看穿红尘;每一步,都渴望一路夜深。
  
  喜欢伴着萧瑟秋风,漫不经心的开始自己的漂泊生活。每当风吹叶落时,我的心,似乎沉到了季节的深处。我从来不敢面对自己,因为我不愿去找寻,不愿去从容应对。我是个生活的懦夫,我在逃避,我在自暴自弃。
  
  有些事,终需要坚持,所以,我选择了继续生活。生活有对有错,可总有人一再退缩,当无路可退时,生活将不再有对错,有的只是失败的 成功 和成功的失败。
  
  总会羡慕一些人,他们社交活动游刃有余,工作总能在同行中出类拔萃, 爱情 更是如鱼得水。至今迷茫的我,跌跌撞撞, 快乐 且忧伤。有时,我会开始怀疑 人生 ,开始漫无目的游荡尘世?
  
  我不想去弄明白人生的任何疑惑,我的简单,就是一种自娱自乐的生活 感悟 。我并没有承受什么,也不知从何放弃?
  
  我的心,总是有种负罪感,我想洗去灵魂的肮脏。我的灵魂,曾在古刹清灯中燃烧,曾在古筝妙音里涤荡,可最后,我还是游不出尘世的门。
  
  偶尔夜里醒来,想起过去的一些傻事,会嗤嗤一笑。很难相信,年轻的自己,已经养成了回忆人生的习惯。我的心,看起来是如此苍老,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一个人?我总是冷颜视人,尽量掩饰自己不成熟的一面。
  
  对待别人,我学着去接受,也学着去拒绝。最终,我拒绝了自己,拒绝了任何可能的接受。也许,正如有人说的一样,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曾经的我,是如此的心高气傲,对有些事、有些人总是不屑一顾,以为天高就能任鸟飞。现在想想,我可能不是一只鸟,反倒像一只怕受伤的刺猬。
  
  儿时,非常羡慕小鸟的自由自在,长大后,才知道,鸟也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我们总是看着别人光鲜亮丽的一面,却忽视了别人经历过的沧桑与风霜。
  
  人的心,只有淡然了,才能了无牵挂。
  总是听人抱怨,生活很累,很苦。我猜测,他们是放下的太少,期望的太多。真正的 幸福 ,不是想着你得不到的,而是珍惜你所拥有的。
  
  这个社会,生活节奏快,人的心也容易跟着浮躁起来。如果你试着卸下欲望的包袱,你还觉得举步维艰吗?当然,这是种消极的自我安慰。人活一世,生老病死,爱恨情仇,无不是掺杂着七情六欲。
  
  众生万千,能完成自我灵魂升华的人,屈指可数。倘若有,也是为了追寻灵魂澄澈,逃避自我的方外之人。他们夜读经文,挑灯却不看剑。在他们的生活里,只有云水,却没有一颗真正的禅心。在我看来,他们的红尘,不是我的归途,只是我的一路夜深。
  
  写到这里,杂乱的心绪慢慢的静了下来。屋外的雨声不知何时停止了,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味道,天空比之先前,愈发明亮了起来。昏昏睡意,再次袭来,我索性合上双眼,任由 时间 ,丈量着我的归途。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于成都,竹鸿初